公司相册更多

发布博文118九龙乖乖图库跑狗图库d


专访|陈铭章:我一直想拍的是给大人看的偶像剧(组图)


更新时间:2021-11-15  

  陈铭章的电视剧导演处女作《MVP情人》,捧红了张韶涵、5566这一批台湾明星。在台湾偶像剧的黄金年代里,一大批红遍两岸三地的偶像剧《王子变青蛙》《爱情魔发师》《命中注定我爱你》《放羊的星星》,都是他的作品。

  其中《命中注定我爱你》不仅是台湾偶像剧最高收视纪录保持者,还是首部获得“金钟奖”最佳剧集的偶像剧,当年这部剧在全台湾2300万总人口当中,创下1000万人收看的收视神话。

  而在台湾影视剧海外市场衰退,大陆影视制作崛起、影视剧需求暴增的时候,陈铭章抓住机遇,转战大陆,拍摄了《杜拉拉升职记》《克拉恋人》等大热剧。去年播出的《遇见王沥川》,还成为年度口碑最好的国产爱情偶像剧集。《遇见王沥川》最近正在广西卫视二轮播出,借此机会,记者采访了导演陈铭章。

  专注偶像剧近二十年,陈铭章擅长掌握人物和感情,也擅长揣摩观众的喜好和需求。台湾的电视剧制作方式不同于大陆,边拍边播的模式有利于制作方实时监控舆情,了解观众诉求,并进而体现在后续制作中。这样的制作经验,让陈铭章来到大陆发展后,也有优势。

  在大陆拍摄《杜拉拉升职记》时,片方和平台的最初定位是职场白领剧,陈铭章却参考了很多数据,认为当时市场上尚无特别成功的白领剧,这个定位只会让作品的受众群变窄。他在拍摄风格、剧集包装上下了功夫,剧里的职场环境装修风格是明丽的大色块,并使用了插画漫画的形式来做包装,让整个剧年轻感十足。播出时,这部没有年轻偶像演员的剧,得到了相当不错的收视成绩。

  从《MVP情人》到如今的《遇见王沥川》《漂洋过海来看你》,陈铭章的作品明显成人化了许多。曾经的偶像剧聚焦学生族群的爱情生活,如今的偶像剧关注都市男女的感情困局。

  “现在对于高中生族群,我已经没有倾述欲望了。我对那个年纪的爱恨情仇,现在会觉得:哎呀,等你们长大就知道了,这些都不重要。”在陈铭章看来,“大人”也有对偶像剧的需求:“包括你我,人们生活中都需要一些浪漫的东西。可是目前市场上的偶像剧面对低龄受众居多。我希望能填补这个市场的空白。”

  因此在他执导的作品里,会出现带着孩子的单亲妈妈女主,会有高龄单身产妇的感情烦恼,也有一夜情意外怀孕的尴尬人生。在他看来,这是都市人在感情生活中都有可能面对的情景。

  很多人不知道,陈铭章最初是以话剧导演的身份跨界电视剧。近几年他加盟至乐汇,担任知名话剧团体怪咖剧团多部作品的总监制。这个剧团近年来最出名的作品,莫过于《驴得水》。陈铭章提起这部作品时,不无骄傲。在他看来,能够挖掘更多好的话剧剧本和新导演,是目前最让他开心的事之一。

  “话剧不赚钱啦,都是赔钱多。这是纯粹的爱好。”陈铭章笑道。因为热爱话剧,陈铭章近年来不拍戏时,都留在北京。北京总是有很多话剧演出,他常在票务软件上买一叠票,然后自己做笔记排日程,天天看戏。

  而回到台湾,对他来说最棒的事则是看电影。“每周五都有十几部新片上映。可以跟朋友看很多新电影。”跟陈铭章聊到对北京和对台湾的“喜欢与不喜欢”,对北京,陈铭章最怕的是堵车。“一堵可以堵很久!24小时都堵!”这在生活节奏相对慢一些的台湾是难得一见的。对于台湾,陈铭章跟记者谈到台湾的“古早味”。“古早味道,其实就是传统的保留,把古老的建筑,古老的东西保留下来,变成景点,而且大家也很喜欢去。可能大陆的话,发展太快了,很多东西我们没有来得及留住。”

  去年陈铭章回台湾帮忙拍剧集《滚石爱情故事》,拍了两集,时间短暂,前后不过半月。但对陈铭章来说,这是很愉快的经历。这部剧由20首滚石经典情歌改编而成的十位编剧、十五位导演分别执导,四十位台湾知名演员分别主演。“那个纯粹就是回去帮忙,有点大家一起再共襄盛举的感觉。”看过这部作品的观众,很多会评论,被勾起了听着港台流行歌曲卡带、看着台湾偶像剧的青春记忆。

  对传统和过去的留恋,反映在陈铭章的作品里。“我很喜欢在戏里写比较乡土的一群人,然后也有很都会的,很现代的东西,去做一个对比。”比如《命中注定我爱你》里民风淳朴的姜母岛,比如《王子变青蛙》里人情味浓的观美渔村,都是陈铭章对于传统的怀念和想象。

  陈铭章现在在拍的《亲爱的味道》,算起来是他第三十个导演作品。他说自己这两年的生活状态是,每年六个月不工作,旅游,看戏,做话剧。“我已经累过啦,不要以为我都在玩哦。我四十几岁了,总得要过点小日子吧?我不要埋头辛苦到六十五岁,那太残忍了。”

  澎湃新闻:之前《遇见王沥川》口碑和收视都很出众,现在回看这部作品的创作过程,作为创作者最满意的部分是什么?最遗憾的是什么?

  陈铭章:最满意的部分是拍得还蛮纯粹的,就我自己在家里看的时候,会觉得:这导演怎么拍得这么好?(笑)其实最满意的,主要是男女主角的演出很棒啦。

  遗憾总会有,但我不大去看那些,我习惯去看好的一面,遗憾总会有,但我选择让它过去,往前看。

  澎湃新闻:其实在拍摄《遇见王沥川》的时候,焦俊艳资历还浅,怎么下决定定了她做女主角?

  陈铭章:因为我跟她本人见了面,就觉得她本人气质、感觉很适合这个角色,她的美不是那种第一眼的美,这点其实很适合小秋这个角色。而且她确实戏好,她真的是我合作过的她这个年龄段演员里,演技最好的。然后她个人也很喜欢这个小说和剧本。她投入这部作品的意愿很强烈。

  当然,用新人对于剧集的发行啊,卖片啊,肯定有风险。但这不是我去考虑的,那是制片人去考虑的,我就管创作好了。当然,如果说制片人要考虑流量,可以啊,那他就去那些人里面给我挑吗。可是当时制片人也觉得演员和戏贴合比较重要。

  澎湃新闻:你拍过许多爱情偶像题材的作品,十多年过去,你从青春偶像,拍到都市爱情,这种题材变化原因是什么?

  陈铭章:因为我年纪大了啊,拍《MVP情人》我才28岁,现在我都四十多岁啦。年长之后,你有倾述欲望的族群会不同。现在对于高中生族群,我已经没有倾述欲望了。我对那个年纪的爱恨情仇,现在会觉得:哎呀,等你们长大就知道了,这些都不重要。

  可能我现在对年纪长一点的族群会比较感兴趣。我一直想做的事是,做给大人看的偶像剧。其实大人也有对偶像剧的需求,包括你我,人们生活中都需要一些浪漫的东西。

  像《遇见王沥川》,其实有很多爸爸妈妈,爷爷奶奶都在看。可是目前市场上的偶像剧面对低龄受众居多。所以大人们转而去看韩剧。因为韩剧就是给大人看的偶像剧,他们的故事、年龄段、演员,都是针对大人的。所以我希望我可以去填补市场的这个空缺。

  比如《放羊的星星》,第一次在偶像剧中女主角带着小孩。《命中注定我爱你》还有一夜情、怀孕流产的剧情。《漂洋过海来看你》,单身妈妈。都是讲这个年龄段,这个族群在感情生活中有可能会遭遇的情境。

  现在比较低龄的剧本来找我,我都不接。不是看不起之类的,只是不想再做了。我希望偶像剧市场上有多元的作品,而不是只有小鲜花、小鲜肉。我希望有成人的偶像剧,可这样的作品真的不多,我觉得我有这样的义务去做这件事。

  陈铭章:行业我不觉得有进步,最大的变化可能是都演员变成了小鲜花、小鲜肉。因为现在网络越来越重要,网络的买价越来越贵,甚至贵过一些电视台。而网络的受众就是偏年轻嘛,所以市场就有点扭曲。

  像我之前来大陆拍的第一个戏是《杜拉拉升职记》,那个王珞丹李光洁,他们都不算太低龄的演员。我们可以用成熟演员来演,用年轻的方式包装,这是我的风格和喜好。

  澎湃新闻:那如果制作方找上门来,挑明有个戏要你拍,但这戏演员要用哪个鲜肉,哪个小花,你都怎么应对?

  陈铭章:这很简单,如果我的男女一号要这些人来演的话,我是不会接这个戏的。我最多能接受到男二和女二,但不能是男一和女一。我没有倾述欲望。

  澎湃新闻:IP改编高投资影视剧,是目前最受关注的市场主流。对你来说,在挑选剧本时,会优先选择有热门IP作为支撑的剧本吗?IP是不是压缩了原创作品的空间?

  陈铭章:要说IP,你看《遇见王沥川》是四年前的戏,《长在面包树上的女人》是“王沥川”之前拍的。所以其实在还没有IP这个概念的时候,我愿意去做一些小说的电视剧改编。可是现在呢,我就不这么做了。现在我拍的很多是原创剧本,包括我年底要开拍的新戏也是一个原创本子。

  当IP热了之后,我更愿意做原创。一个进步的国家,文艺作品肯定应该是原创为主的,改编为辅的。可是如果大部分创作都是改编,那创作的力量不是在走向死亡吗?这是完全不正确的。如果大家一听IP就觉得可以可以,一听原创就觉得不行,那这个国家的创作不是“完蛋”了吗?

  澎湃新闻:你的名字,几乎是偶像爱情题材剧的“热剧”保障。但越是讨论度高的热剧,越难逃各种评论声音。你会如何面对对自己作品的差评?

  陈铭章:我心里有一把尺啦,有的戏我喜欢,有的戏我不大喜欢。我自己不喜欢的戏,我也不大宣传。因为拍戏是有过程的,这个过程中作为导演不是每个环节你都可控的。有的戏可能帮忙的心态重一点,那可能我就不太去宣传,嗯,就这样吧,希望大家也不要太注意到啦(笑)。有的戏我个人会特别喜欢,如果我自己特别喜欢,那别人怎么批评我都无所谓。

  我心里有一把尺,我有我的审美,我要相信我的审美。相反,如果别人一直跟我说,有多喜欢我某部戏,而那部戏我不大喜欢,那我也不会因此高兴,我只会觉得:你到底会不会看啊?呃,好吧,我替你开心吧。来源澎湃新闻记者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